可乐加大薯条去冰

是一个浪漫又无知的人呀

【泉真】过敏源 01

有段时间的脑洞了,写出来的感觉还是挺爽的
就当它是篇爽文吧,暂且写了第一章,有空慢慢写完
最后预祝食用愉快

游木真径直穿过长长的校园小径。道路两旁的香樟树在逐渐温和起来的气温催化下孕育出新叶。被替代的那些乖顺地随风而去,在地面铺开成一片茜红。

他走的很快,几分钟后上课铃声就将如期而至。所幸时间还有冗余,只要能及时通过这里他就能免除严肃的副会长对迟到者长达几小时的说教。

但远远的游木真就看见了阻碍他顺利进入教室的人形路障。那个自称极其厌倦麻烦事的前辈提着鼓鼓囊囊的白色塑料袋在教学楼前来回踱步。袋子里多半是爱心便当或运动饮料之类的慰问品,用看起来极为高档的包装盒仔细密封并附上“给游君”的字条,句末加上的爱心足以让自己从头到脚都起一遍疙瘩。摆着扑克脸的学长这时一改常态,热情地将上述物品一股脑塞进游木真的怀里,离开速度之快让他来不及组织拒绝的措辞。

这样的事隔三差五会发生一次,俨然成为了游木真不可或缺的日常。擅长整理情报的自己甚至摸清了其中规律,打印了一张时刻表贴在课桌左上角,提醒自己明天什么时候出门才能在分毫之差中巧妙避开对方。因为各种拒绝手段在对方面前都化为无效,唯有逃跑这条出路尚且明亮。

那位对他煞费苦心的前辈名叫濑名泉。长相成绩人缘各方面都极为出众,安插在任何少女漫画中都要算成数一数二的人气角色。偏偏这份青睐砸在游木真头上,迷糊且后知后觉的个性只催生出个对濑名泉敬而远之的结果来。

所以相识相知的这几年里,游木真一直眼睁睁看着濑名泉把喜欢打包塞进纸板箱里,一丝不苟的填好收件人的名字后寄出。而游木则负责用力盖上“驳回”的红色邮戳再物归原主。邮包中的内容他从不过问,他自认消受不起。

此时纵使游木真再想逃也逃不掉了。对方率先一步打好了招呼,笑眯眯地将袋子递到自己眼皮底下。游木真悄悄瞟了其中的内容,不出所料看见新鲜出炉的料理整齐排列在半透明的便当盒中,盖子上蒙着一层均匀得近乎看不清的水雾。黄色便签纸凄惨地压在盒子之下只露出一角。对方的攻势显然还没停下,提着袋子的手不断前伸,大有要将其贴在自己身上的意思。

于是反应极快地抄起塑料袋最上层的牛奶,快速扔下句“谢谢前辈要迟到就先走了”后一口气冲上楼梯。剩下濑名泉和他的慰问品呆滞地停顿在门口,他并不像往常那样迅速离开,目送游木到楼梯拐弯处。他抬手像是要挥手告别的,又想起自己手里提着沉甸甸的便当,最后就只好点头示意后转身离去。

游木真一瞬间感受到了不可名状的罪恶感。

他知道这盒牛奶应该是濑名泉留给自己的早餐奶。模特出身的他尤其注重营养均衡,更不用说他一直将生长期的延长重任托付在每天这一盒牛奶身上。游木一时觉得这盒牛奶有点烫手,不知所措的停在楼梯口考虑着是不是该追上去还给濑名泉。

但剩给游木的思考时间显然不多。正往教室走的佐小美扬了扬手中的点名册,招呼他快进教室。他快步从走廊尽头穿过,上课铃恰时响起。

坐进教室半响他还盯着自己被灼得发烫手心缓不过神来。牛奶盒捏在手里半天有点变形,最后被压在课桌左上角遮去日程表的大半。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将盒子推到桌角边缘,在课间又转交到了明星手里。

后者向来不追问这些东西的由来,爽快地接过温度已退的牛奶打开包装。游木真则不自觉的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只是语言交杂还没组织成型他便率先发出了声音。

“啊——”
话音拖长在空气中打了一个圈,他还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北斗和明星的话题早已在这一瞬跳脱到放学以后的训练安排。嘈杂的人声涌进他的耳道,他听见自己的声音重新融进这条河流。

游木真这时才想起他是对牛奶过敏的。
只是这时这还是件无足挂齿的小事。

评论(1)
热度(22)

© 可乐加大薯条去冰 | Powered by LOFTER